鉴别公司的笨办法和好办法

证券时报记者 胡学文

一位善于投资的男性友人分享自己喜欢逛超市的原因,主要就是为了看白酒和奶制品市场销售。作为长期持有白酒和奶制品上市公司股票的股民,几乎每到一处大超市都会针对性地去溜溜,看看白酒市场的价格浮动,看看牛奶制品专柜的上货以及走货情况,由此来判断相关上市公司产品的销售热度,进而作为投资决策参考的辅助信息。

实地考察

有助鉴别好公司

想要知道梨子的滋味,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尝一口。做股票投资也不例外,要想真正了解一家公司,有时候在研究财务报告的同时,不妨深入市场一线去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看似办法很笨,但鉴别一家公司好与不好,亲身体验产品或服务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经常在论坛上会看到一些资深老股民的发帖,到某商场去蹲点观察产品销售情况,到某门店亲身体验上市公司产品服务,并由此得出一定的结论。这类草根调研看似简单,其实蕴藏着颠簸不破的真理——那就是百闻不如一见。与其通过上市公司报告或者券商研报翻来覆去地说,还是不如自己现场去看一看体验一番,是不是真的如公司所说的那般好。

在现实中,的确有老股民通过实地调研的方式,加强了对公司的了解,打消了对公司的疑虑,进而重仓持股、长期持股赚到了大钱。

知名大牛股爱尔眼科(300015,股吧)就有不少这样的铁粉股民,其中一名铁粉级的投资者还曾被央视报道,这位投资者起初之所以选择爱尔眼科只因职业熟悉度使然,历年来持股收益惊人,而多次实地调研和现场交流,是他之所以能够坚守抱住牛股的原因。

这位投资者关注到爱尔眼科还是在十年前。2009年10月30日,筹备达10年之久的创业板开市,一直在医院做眼科医生的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爱尔眼科。但当时他对爱尔眼科还存在一些担忧。2015年,这位投资者所在的医院组织医生去宁波爱尔眼科医院参观。一直以来忙于工作的他总算找到了一个机会实地体验爱尔眼科医院的情况。后来他又多次参加了爱尔眼科医院的实地调研和现场交流会,彻底打消了对公司的疑虑。这位投资者觉得,医院类上市公司特别简单,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医疗服务。医疗服务最好的观察方法,就是去病房看一下病人多不多,门诊病人多不多,甚至也可以在大厅里面数人头,就可以知道这家公司的生意好不好。这个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在任何报表上是看不出来。

中小投资者在获取上市公司有价值信息渠道有限的情况下,选择最笨的办法去一线亲自体验不失为最经济、也最有效的好办法。事实上,这个笨办法在投资大佬那里也备受推崇。高瓴资本张磊在他的新书《价值》中也曾提及亲身体验、感同身受对于价值投资的重要性,他写道:价值投资不是数学或推理,不能纸上谈兵,必须像社会学的田野调查一样,理解真实的生产生活场景,才能真正掌握什么样的产品是消费者所需要的、什么样的服务真正有意义。据说下定决心重仓腾讯,就始于张磊和同事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发现很多企业老板、政府官员在当时就把QQ号印到了名片上,由此得出结论QQ这种商业模式市场广阔,因为给用户切切实实提供了有用的服务、发挥了重要的价值。

作假公司

最怕“认真”二字

如果说,实地调研是鉴别公司成色最直接的办法,那么对于那些弄虚作假的公司来说,最怕的就是“百闻不如一见”,特别是对那些产品销售比较直观的公司来说,很可能直接去市场上走一圈就能了解个大概,甚至一举戳破造假的谎言。

当然,有些公司的产品或服务在终端消费市场不那么容易接触到,这类公司一旦造假,就比较难发现,比如当时獐子岛(002069,股吧)的扇贝跑了,就有市场投资者支招潜到海底去实地找找,说起来简单但操作起来却不容易。还有就是主要业务在海外的公司,这对于一般的中小投资者来说,要想在终端市场获取真实的一手调研信息都不是那么容易。

但凡事就怕认真,历史上还真有多个上市公司造假案例就是被媒体或投资者较真去市场上草根调研给戳穿的。当年的胜景山河(002525,股吧)造假上市案,就源于市场和媒体对于在一个没有黄酒饮用习惯的地区诞生一家大型黄酒上市企业的常识性质疑。最后媒体兵分几路,对照上市公司披露的销售收入大区,在华东、华南等多个大中城市的超市、商场、酒楼一一实地调研,竟然发现在上述多个营收贡献大区难觅这家黄酒拟上市公司产品的踪影,一招致命戳破了造假上市公司的谎言。

当年的洞庭水殖造假案也是被媒体记者亲临鱼塘,撒下一把鱼饵将造假捅破。2008年夏天的某日,有媒体记者在洞庭水殖鱼苗养殖基地的鱼塘边撒下一把鱼饵,结果却是水面如镜,未见鱼苗浮出觅食,洞庭水殖的层层造假疑问则随着这一把鱼饵逐渐浮出水面。经过媒体记者多方面的调查了解,发现头顶“中国淡水养殖第一股”美誉的洞庭水殖,存在着多方面的造假嫌疑,包括造假上市;大股东以关联交易掏空上市公司;上市公司资产不真实;大股东高抛低吸渔利投资者;上市公司增发“画饼圈钱”等问题。一家性质恶劣的造假上市公司,被几把投入池塘的鱼饵彻底打出原型。

当然,随着个别上市公司造假手法越来越高明和隐蔽,以及一些商业业态的特殊性,并不是所有的上市公司尽调都可以通过脚踏实地的调研就能获取到真实有价值的信息,比如现在的一些互联网公司,对于平台日活、月活、留存度、可交易变现用户数这样一些偏后台的监测,不是靠投资者简单的市场一线走访就能够获取的,必须依靠一些权威的第三方监测平台才能了解。还比如一些上市公司的产品要么在土里,要么在海里,普通投资者,哪怕是一般的机构都无法通过现场观测的方式来求证核实信息。

然而,即使再隐蔽的造假手法,也无法逃脱高科技查案的恢恢天网。比如之前引起轩然大波的獐子岛扇贝跑了事件,最终证监会借助北斗导航定位系统,通过獐子岛采捕船卫星定位数据,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进而复原了公司真实的采捕海域,最终揭开了獐子岛财务造假手段的谜题。其实,这里的卫星导航定位,是另一种实地调研,只是穿上了科技的外衣!